唐代的玉器工艺:汉代后的又一个巅峰!

※发布时间:2019-10-17 21:17:30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大唐盛世,国土一统,稳定,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唐代的工艺美术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陶瓷、染织、金银器、漆器、木工艺、雕刻工艺以及玉器工艺等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尤其在装饰艺术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创造了汉代以后的又一个巅峰。

  譬如,被人们视作中国传统装饰之典型形式的“唐草”(即卷草纹)就形成于这一时期。唐代艺术丰满富丽,又不失活泼清新的艺术风格不仅开中华艺术之一代新风,并对后世乃至海外民族的艺术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以这曾经有过的盛世而倍感自豪。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工艺美术研究中,对唐代玉器这个领域却较少涉猎,甚至在有些专门的工艺美术史书中也是只字未提。究其原因也许主要有二:一是史料上记载不多,再就是可以确定年代的具体实物不多。然而近三四十年来,随着我国考古发掘工作的深入开展以及科学鉴定水平的提高,唐代及其前后时期的玉器实物也越来越多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为专家们科学地研究和大众的艺术欣赏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除了玉器作品外,目前已发掘出土有唐代玉器的墓葬和窖藏多处,如其中的唐吴王妃杨氏、越王李贞墓、陕西西安的何家村窖藏、西安枣园唐墓、郭家滩唐墓、广东韶关张九龄墓等,均出土有重要的玉器。总体地看,唐代玉器的品类相当多样,碾琢工艺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装饰的题材丰富多样,艺术风格鲜明而成熟。

  明代高濂在其《遵生八笺》中就对唐宋时期玉器作过高度评价:“自唐宋以下所制不一,如管、笛、凤钗、乳络、龟鱼、帐坠、哇哇、树石、炉顶、帽顶、提携、袋挂、压口方圆、细花带板、灯板、人物、神像、炉、瓶、钩钮、文具、器皿、杖头、杯、盂、扇坠、梳背、玉冠、簪珥、绦环、刀骨巴、猿、马、牛、羊、犬、猫、花朵种种玩具物。碾法如刻,细入丝发,无隙败矩,工致极矣、尽矣。”

  可见,当时玉器的品类丰富,装饰题材多样,工艺精湛。联系现有的实物来看,高濂的描述是不无道理的。

  从玉器的功用来看,唐代玉器大致可以分为佛教用玉、朝廷用玉、首饰、器皿、欣赏性玉器和丧葬用玉等六类。

  佛教用玉包括玉雕佛像及其相关内容。用玉来制作造像的习俗在史料中早有记载,遗憾的是,唐代的玉佛像未能流传下来,不过有几件的唐代玉倒可以让我们窥见当时佛教用玉之一斑。

  如图6-1“青玉镂雕”是一件清宫旧雪野莉子藏品,着长裙,裸胸跣足,飘带披肩,祥托体。是佛教中神仙,又名“香神”、“香音神”、“声神”,即天龙八部中的乾达婆。人们往往把伎乐天、天统称为。据说能歌善舞,是佛、的祥瑞之兆,也是佛教装饰中最具特色的形象之一,因而成为古代各大石窟装饰中不可或缺的题材。

  她们凌空飞舞,奏乐散花,构成天乐齐鸣天花如雨的美丽景象。唐人有赋云:“共天乐俱行,花雨与香云相逐”,从历史的角度看,不同时期的造型有着不同的特色,早期的造型比较粗犷矫健。唐代的造型虽然也有早、中、晚期之别,但总体上说存在着与其他时代风格的明显不同。

  唐代的造型比较写实,体态婀娜柔美,丰腴圆润。这件青玉的琢刻技艺娴熟自如,在艺术风格上明显地体现了唐代的特色:其艺术处理的关键点就在于轻盈飘逸上,可以看到,的造型自头至足趾形成一条充满韵律的波曲线,双臂的上下舞动犹如点缀于舒缓乐曲中的一道清脆之音,飘带裙褶的处理完全与飞舞的体势相一致,轻柔曼妙的飞舞之姿跃然眼前。

  与的飞翔必有翅的处理方法迥然不同,中国艺术的独到之处就在于完全通过人物体态和飘带的艺术处理来栩栩如生地表现凌空飞舞的感觉。另外还有承托,给人以更多的想象空间。与壁画、石刻等相比,玉质自有其独特之处,小巧玲珑,温润光泽,令人赏心悦目。

  另一件“白玉镂空”(图6-2)是由白玉镂雕而成,基本形态与前一件相同,而手姿有所不同:该右手执举在空中,左手托一珠:过肩飘带随风而动,姿态轻灵而富有动感。

  朝廷用玉是指朝廷制度所使用的玉器及帝王的印玺、简册等。其中,雕刻有各种装饰的玉带饰,具有很高的艺术性。据《书》记载,隋、初唐以后,显官带銙,以金为主,至显庆元年(656年)始以紫为三品之服,金玉带筠十三。带銙即指腰带上的装饰品。

  以玉为带筠的习俗最初源自西域民族,唐显庆之后开始在汉民族中流行并作为朝廷的一项制度被下来。因此,在唐代玉带銙的装饰上还可以看到浓郁的西域特色,有许多装饰的内容是直接表现西域人事的,如西安出土的“青玉执壶胡人带筠”(图6-3)、“青玉弹琵琶胡人带筠”(图6-4)、“青玉献宝胡人带宝夸”(图6-5)等玉带饰上都碾琢着波斯人的形象。

  据研究者鉴定,在这类玉器中有许多当出自西域玉工之手。(参见杨伯达文《隋·唐——明代玉器叙略》,《中国玉器全集》5)。目前,出土或的唐代“玉带饰”有素面无纹和施以装饰的两种形式,装饰的手法多为剔地隐起并在局部刻以阴线 青玉弹琵琶胡人带銙 唐

  1970年,西安南郊何家村出土了七副“玉带筠”,其中两副碾有纹饰,一副饰以伎乐人物;另一副饰以狮纹,均为剔地隐起加阴线刻形式,造型丰满大气,生动传神。图6-6为“狮纹玉带銙”中的一块,狮子作俯首行走状,肢体浑圆富有立体感,颈部鬃毛和尾部均以阴刻线表示,整个形象比较写实。狮子在中国古代叫做“狻猊”,本非产于中国,在汉以前尚未见以狮子形象为装饰的,至汉代才出现了石雕狮子的题材。据《尔雅·释兽》载,最早的狮子是西域疏勒王献给东汉顺帝的礼物。在中国早期的狮子造型上可以看到明显的西亚风格,造型比较写实。后来,随着佛教的输入和,以狮子为主题的装饰也越来越被广泛地使用。

  在佛教中.狮子被视为者并具有辟邪的功能,因此在佛教装饰中非常常见,后来渐渐影响到的装饰,就如同龙凤一样,狮子后来成为中国传统装饰中最重要的题材之一。之所以一个外来的装饰母题能够被中国人普遍接收,是因为它根据中国人的审美经验进行了中国化的。事实上,发展到唐代,狮子造型中国化的已基本完成,其主要特征之一是强调毛鬃的装饰,它给人以可爱敦厚的心理感受。然而,这副带板上的狮子造型却依然写实逼真,西域风格的影响依然十分明显。

  首饰,包括玉制的钗、簪、笄、步摇、梳、手镯、戒指以及各种玉佩、玉坠等。这类玉器多以花鸟题材为饰,精致的碾琢工艺加上玉质的晶莹温润,给人以亲切优美之感受。图6-7为一“青玉鸟衔花佩”,镂空透雕一展翅飞翔的寿带鸟,口衔折枝花叶。这是唐代装饰中较多见的题材。后世对这种风格玉器的模仿之风气弥盛,而的唐代的花鸟玉器并不多。

  玉梳也是唐代妇女的一种头饰,所以其上的装饰也就受到相应的重视。其装饰主要集中在梳背部分,有的采用镂空雕刻手法,有的则采用线刻纹饰。如“青玉镂空梳”为半圆形状,梳背部分镂空刻出花叶纹样。(图6-9)

  器皿,包括玉质的碗、杯、盅、盏、盒等,从和出土的唐代玉器皿来看,数量虽然较少,但也足以让我们领略到唐代玉器皿的精妙之处。出土的玉器皿,如金扣玉盏、八瓣花形杯、玛瑙羚羊首杯等;玉器皿有人物纹青玉椭圆杯、青玉流云杯、白玉单耳椭圆杯、白玉杯等。图6-10为“青玉单把云纹杯”,玉质青白,局部有黄褐色斑浸。杯口为椭圆形,平底单把,杯内壁光素无纹;杯外通体饰以浮雕云纹;把手的上部是一镂雕立体云朵。整件器物被满缀的云朵所包裹,传达出一种飘然欲仙的美妙境界。

  关于云纹要再赘述几句,在中国传统装饰艺术中,云纹是一个颇具典型意义的主题:一方面,我们可以从云纹的产生与流变特征感受到中国装饰艺术之传统的内核所在;另一方面,从形式上看,云纹的发展变化脉络自身可以构成一个完整而的系统。从规整的几何云纹发展到千变万化的流云纹,至唐代,雍容富丽的朵云纹被定型化了,朵云的形式已可谓进入合乎中国人之审美理想的完美境界。她融动与静、丰腴与飘逸为一体。

  在装饰的运用中,朵云纹也具有很大的灵活性,既可以用作相对的装饰主纹,也可以作为连续的缀饰或地纹。定型化了的朵云形式影响深远,在后来的宋、元、明、清的装饰中频频出现,不绝如缕。这件玉杯上的云纹就是作连续排列的朵云纹。

  “白玉单耳椭圆杯”也是一件工艺精湛的玉器皿,该器由白玉雕成,有圈足,通体无纹;一侧有一单环形耳,耳上部饰以花瓣纹,简洁大方,璧薄,表面却平滑有光泽。(图6-11)

  欣赏性玉器多为一些小型的立体雕刻品,可置于案头或几架以供雅赏。这类玉雕作品多为肖生的人物和动物题材,形象生动简洁且略带夸张,在制作工艺上也不乏精工之作。玉雕“青玉人骑象”(图6-12)是其中较为精彩的一件:这件作品的玉料呈青白色,雕一大象跪伏于地,一人侧骑于象背,身着束腰窄袖长袍,足蹬长统马靴,右手举置脑后,脸型微胖,抬目上望,似乎正在与边上的人打招呼。整件作品的造型完整,富有动感的人物姿态与呈稳定的三角形结构形成动与静的统一。

  在制作上,雕刻者采用明快而简洁的刀法,将对象表现得生动自然,体现出浓厚的生活情趣;图6-13、14均为“白玉雕狮子”,一伏一蹲,十分生动。随着佛教美术的影响日益加深,狮子母题的艺术品也越来越多,而且狮子的形象也开始发生变化,由原来西域式的写实风格向着合乎中国人观念的形象变化,进而定型为一种具有独特意义的中国符号。

  在广大中国人的心中,狮子就意味着吉辟邪。狮子的鬃毛变成了涡卷形式,据说它与释迦牟尼佛头上的螺蛳式发型有关。狮子的胸前还佩挂了小铃,这显然与自然界的狮子已经不是一回事了。

  “青玉卧鹿”与几件玉器陈设品一样,也可以说是一件圆雕作品,造型丰满圆润,四肢卷曲腹下扒伏于地,粗颈昂首作若有所思之态,可爱天趣;玉工巧妙地利用玉皮的色质之异琢刻出盘式鹿角和尾后灵芝,这种手法有点类似于“俏色”,也是有创造性工艺师们常用的技巧。(图6-15)

  丧葬用玉是指专门用于的玉制品。这类玉器以肖生题材为主,体积一般较小,碾琢比较粗简,但不失生动和情趣。如广东韶关地区张九龄墓出土的“青玉猪”便是一例,这是一件长仅五厘米的青白色玉雕,浑圆的猪体上只是略施几刀便刻画出了猪的神形,将猪之憨态以简洁而生动的手法突现了出来。(图6-16)

  总之,唐代的玉器以实用和欣赏为主,传统的礼仪用玉已经很少,这样,玉器的装饰和造型就成了玉工们大显身手的领地。来源网络

  

百家樂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