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韵x玻璃跨界艺术展:“凝固”的民族音乐

※发布时间:2019-4-1 6:08:53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如何向他人描述一首音乐作品?在聆听那些与节奏鲜明的流行音乐不同的音乐或没有歌词的作品时,大多数普通听众都很难抓住其中蕴藏的情感细节。

  为了帮助更好地理解音乐内容,音乐产业中有许多从业者多年来致力于挖掘用不同的方式转换音乐作品中的意向和情感。例如擅长将音乐“压缩”到文字里的乐评人,他们往往拥有丰富的产业幕后经验与深入浅出的文字功底,通过用语言描述作品与音乐人内心情感,向大众更为具体地传达音乐与文化内核。

  一位名叫Lucas Fagen的乐评人就曾这样向的乐迷解读说唱歌手Travis Scott诡谲的氛围作品《Antidote》:“这首歌没有的副歌和节奏,只有合成器营造出的柔软、低沉的氛围在你四周抖动漂浮。Scott则低声稚气地在你耳边着自己。”

  此类对于音乐内容的细节描写,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原本无解Travis Scott的读者和听众们,捕捉其音乐中隐藏在无序节拍后的感性部分。

  不仅是语言和文字,空间感更强的玻璃艺术品也被证明是能够跨界呈现音乐作品的可行方式。3月24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联动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筹备近一年的“新民韵计划”首张专辑《新民韵——寻韵·山水涧》首发上线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并与上海玻璃博物馆开设限时三周的“寻韵山水涧·流动”跨界艺术展。该展览将尝试用玻璃艺术品的形式,具象化地对《新民韵——寻韵·山水涧》中的民族音乐作品进行表达。

  有趣的是,虽然名为“流动”,但展览却主要尝试使用玻璃这种可塑材质的物料,捕捉与定格音乐流动中的瞬间动态,凝固音乐人的创作灵感,旨在打破人们在听觉上对于民族音乐的审美障碍。策展人阳昕也表示,通过与音乐人的和深度的文化挖掘,该艺术展览希望为观者带来度的体验及思考,为民族文化的和发展带来鲜活的跨界体验和更多可能性。

  流动的音乐是属于时间的艺术,凝固的玻璃则是属于空间的艺术。如何用空间艺术打破人们在听觉上对于民族音乐的审美障碍?在上周日的上海玻璃博物馆一隅,“寻韵山水涧·流动”展示了如何用玻璃让无形的音乐“凝固”的瞬间。

  许多听众震撼于民族音乐所表达出来的意境,但由于是用少数民族语言演唱,听众无法直观理解热地乐队想要表达的情感意向。不过,在用玻璃进行具像化呈现时,艺术家则解决了这个问题。玻璃艺术品《被宠坏的孩子》使用了红色和绿色两种截然不同观感的色彩创造出强有力的视觉冲击, 其扭动的内部造型象征着一种的姿态和,二十四香谱图解如同母亲的子宫。在灯光折射下影影幢幢,似乎在着想要破壳而出,象征着人类的姿态和:“我们是地球的孩子,母亲孕育了我们,给予骨血,我们却了谦虚和克制。”

  另一首贾巴阿叁的《晨曦》也是一首部分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演唱的歌曲,“曦”代表的是早上太阳的,柔美简单的旋律和唱腔中,音乐人希望传达的是对梦想和生活的希望。因此,在同名的玻璃艺术品中,艺术家选用了吹制工艺,柔和的弧度空间仿佛一颗通透的心脏,中间垂坠的一个小孔就像一扇心灵之窗,在光影中呈现出一种纯粹又不真实的梦幻感。

  从现场氛围来看,这种结合音乐、文字与立体空间艺术品的综合体验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带动观展人,对民族音乐作品进行理解和共鸣。在3月24日的专辑品鉴会暨同名艺术展VIP预览活动上,音乐财经看到,有部分受邀参与首日体验的观展人在看完展出的艺术品后表示对民族音乐本身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这种跨界方式也得到了音乐人的肯定。热地乐队吉他手、作曲莫莫表示,艺术品能够对音乐作品的音乐性进行能量转换。“我们说音乐是一种波,一种能量,不同人接受不同的波,折射出来的能量是不一样的。词的确是更准确地表达,但是音乐性是最纯粹的。”音乐人贾巴阿叁也表示,现在有更多方式来传承和民族音乐,会让大家对传统文化更加珍视。

  首先,民族音乐本身需要产生更多“活性”。一方面,DTS等音频技术公司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帮助乐器和人声具备更丰富的层次和空间感,让原生态的民族音乐可以获得与全球接轨的视听质量,客观上为出海打下基础。

  另一方面,什么样的民族音乐作品能够在当下引起有效?新民韵计划评委、“中歌榜”资深制作人、著名音乐DJ郑洋表示,新民韵计划选择音乐作品的标准在于,该作品是否使用了现在通行的音乐表达和交流方式。

  “虽然我们做民族音乐的内核是民族的,但是我们一定要学会用世界通行的表达方式和别人做沟通,表达方式也要与时俱进。”郑洋说,新民韵计划把结合了少数民族鲜活语言和世界当下最流行表达方式的作品甄别了出来,这让该计划成为了推动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在当今的语言表达体系中和世界接轨的种子和火炬,她也希望未来能继续,挖掘更多优秀的民族音乐作品。

  其次,跨界艺术与商业思维能够帮助民族音乐发展具备更多的延展性。正如前文所提到的“能量转换”,让音乐内容在博物馆等可以互动、体验和分享的度空间中进行不同艺术形态的呈现,让更广泛的群体接触和理解民族音乐。

  对此,一直致力于推广民族音乐的战马时代创始人刘钊也认为,目前民族音乐的传承有了新的和新的条件,想要实现让民族音乐“走出去”的愿景,要有时间、空间以及市场运营、商业沟通等各种层面的认识,把民族音乐、民族文化的内核装到一个产品的框架里,才有可能让民族的成为世界的。

  “走出去是一个场景的综合概念,而不仅仅是音乐作品或艺术作品,这样才能代表中国当活或艺术的完整样貌。”刘钊说。

  不难预测,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中国音乐市场必将成为全球关注的新兴增量市场焦点,业内企业、音乐人面向海外的机会和渠道将越来越多。而作为民族文化的沉淀和全球共通的交流方式,在新民韵计划的挖掘与腾讯音乐娱乐等企业的多元推广下,更有活性的民族音乐也将成为中国音乐产业全球化的重要敲门砖之一。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air max chaussures jordan 1 pas 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