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南京艺博会 聚焦影像

※发布时间:2021-6-16 0:17:4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NAFI南京国际艺术季暨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总策划孔超在现场这样说道,孔超还开玩笑地说道,“我们团队说只要开幕了,就算成功了一半。”

  而2020年,由于疫情的不稳定因素,凡在14天以内去过上海等地区的人,必须出示核酸检测方可入场。疫情之下,任何公共场所的活动都办得谨慎。

  而走进本季NAFI2020,会场内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比第一届办的更好、更专业了”。这个被孔超自己笑称“大家可能还不太了解的”艺博会,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着艺术圈,“我们在很认真的做一个艺博会,并且想把它做好。”

  第二届NAFI以“迭代”为主题,聚焦影像艺术。共邀请27家国内外画廊(其中国际画廊占比逾60%),4家美术馆参展,包括阿尔敏莱希、常青画廊、国王画廊,立木画廊、里森画廊、MAI 36 画廊、柯芮斯画廊、香格纳画廊、SPURS Gallery、東京画廊+ BTAP、金鹰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昊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等。

  相比于其他艺术博览会,NAFI还很年轻,在未来还有很长的要走。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年轻,使得NAFI有更多“破局”的可能性。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发展三十年以来,正是各式各样的艺博会、大型艺术活动在不断推动着其发展完善。而在今年艺博会纷纷关闭的当下,NAFI的成功举办实属不易。

  正如乌利希克于开幕式上所言,“全球疫情之下,画廊倒闭或裁员。(宣传部)出面,组织国际大型艺术,难能可贵。”

  相较于其他艺术类的收藏,影像艺术收藏在国内还是一个较新的领域。而因知识产权等相关政策仍需完善,影像艺术在收藏上也有一些令藏家在收藏时存在的担忧。

  反观国际,影像艺术收藏起步也晚于传统类别的艺术收藏。1937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推出了首个摄影展“摄影1839 1937”;1939年,MoMA在其开馆10周年之际设立历史上首个美术馆的摄影部,这使得其成为将摄影艺术纳入馆藏重要艺术机构。

  在担任NAFI的总策划前,孔超曾有过多年的拍卖经验,对于传统收藏也十分熟悉。两相对比下,他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道:

  “相对于传统艺术品,影像类的当代艺术品对于藏家来说实则更好入手,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新兴藏家都愿意从当代入手。

  而且,如果传统艺术类的收藏,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是出于投资的考虑;那当代艺术的收藏就不仅仅是投资所致,有更大的原因是出于兴趣爱好。”

  而本次特别之处,除了引进诸如MAI 36 画廊、柯芮斯画廊、立木画廊等国际画廊外,还邀请了4家专业的收藏机构南京本地的金鹰美术馆,广东美术馆,以及上海的昊美术馆和余德耀美术馆。

  专业收藏机构在南京集群式出现、系统性展出,是在最近很多年都没有的。这使得我们在逛艺博会时,仿佛更像在参观一个美术馆的专业影像展览。

  摄影是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形态之一,而国内影像艺术起步实际晚于国外,还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与潜能。相对于已成熟的绘画体系收藏,如今进入该市场大体只能进行碎片式的收藏,而摄影艺术正冉冉升起,许多优质的影像作品价格却很亲民。是想踏入收藏领域的新藏家的一个不错的考虑方向。

  或许,NAFI最大程度区别于其他艺术博览会的在于其“双轮驱动”在全力办好艺术博览会的同时,推出“NAFI WINDOW”实体机构,为艺术家、策展人和艺术类的企业落地南京发展提供一站式的解决服务。

  金陵地区素来是中国的文化艺术重镇,而南京除了古都外,还有更时尚、更现代化的一面。聚集了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艺术学院等高校,南京拥有超一百万的大学生。

  “通过NAFI的举办,一方面要向世界展示出这样时尚、现代、多彩的南京形象;另一方面,也希望南京在融入世界的过程中,通过文化和艺术方面的努力能够看到自己的未来,让南京的市民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世界最的艺术。

  NAFI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初衷是:“在南京”、“爱南京”,“为南京”,同时也是以艺术的形式惠民、乐民,育民。”

  而当提及为何一个城市需要艺术时,孔超向“凤凰艺术”的记者以威尼斯和等城市举例,并指出“艺术可以让一个城市变得更包容,并将最终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而提升整个城市的综合实力”。他如此具体说道:

  “威尼斯因为威尼斯双年展变得更有名气;因为公共艺术的发展从一个老的工业中心变成一个新的活跃的城市;二战后成片的低成本住房和艺术区,以及低成本生活吸引到无数年轻艺术家和处于起步阶段的文化创意产业公司在此落脚,因此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一跃成为欧洲当代艺术的中心之一。

  而本次“NAFI WINDOW”便是借鉴的举措艺术家来了,藏家就来了,机构就来了,展会也就全部都来了。最终城市会因零零星星的艺术机构变得更加包容,而艺术机构的发展也会令城市的居民眼界大开。”

  为打造城市品牌,本届NAFI还推出了许多特别的单元。首先,为了今年这一特殊的年份,在节当天开幕的NAFI推出了《NAFI纪疫:一江两地抗疫纪念摄影展》。

  展览展出了摄影师林琨的一系列作品,带领我们再次感谢那些出征的医生、站岗的、以及南京火神山医院的建筑工人。

  继去年“海上丝绸之主题展”之后,NAFI2020延伸了“一带一”概念下文化艺术国际交流的布局,引入了“主宾国”的概念,而今年的主宾国是西班牙。

  ▲NAFI2020开幕式现场,西班牙驻上海Carmen Fontes 卡门丰特斯代表主宾国致辞,图源:主办方

  作为NAFI2020亮点之一国际时尚版块携七位巴黎国际高定时装周日程设计师也纷至沓来。

  本届NAFI携手七位法国巴黎高定时装周日程设计师,将他们的作品落地南京呈现一场前卫壮观的高定时装秀,这也是这些设计师作品的中国首秀,体现出把当代艺术和时尚结合的观念迭代。

  据孔超介绍,今年NAFI家族有了新的,叫“NAFI JEANS”,面向更多的南京年轻人。时尚、家居设计师,潮牌会集体出现在“NAFI JEANS”上,在整个展会的深度和广度上有了迭代。

  阿尔敏莱希带来了艺术家克洛伊怀斯(Chloe Wise)的作品,作品暗示了消费主义对商品附加价值与内涵间的关联,及其所引导的二元对立思维模式,也是艺术家对于消费主义的独特和社会现状的正面回应,具有一定的公共教育意义。

  《时间全无》是艺术家乔瓦尼欧祖拉为了纪念种来自加那利群岛的古老语言而作 。这种语言由吹口哨生成,该语言的原样不再被知晓。作品以细致的观察和纯粹的好奇呈现了这种精彩的口语;艺术家采取了他做研究时的一贯态度不作评判。

  乔瓦尼欧祖拉是一名跨媒介艺术家,以摄影为主要领域,同时也进行影像及雕塑装置创作。欧祖拉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和停滞的时期里,通过再次编辑其影像代表作为我们带来关于空间、开阔性和辽阔天空的。该影片曾首次在艺术家2017年于常青画廊空间大型个展中展出,并在2019年上海复兴艺术中心个展中再次特别呈现,亦是艺术家最具有代表性的影像创作。

  ▲阿丽莎柯维德(Alicja Kwade),《托阿斯,阿格里俄斯,格拉提翁》,高清视频投影,循环播放 9分10秒,2009

  阿丽莎的视频装置《托阿斯,阿格里俄斯,格拉提翁》(“ Thoas,Agrios, Gration”)创作于2009年,三屏漂浮在一个空荡荡的黑色房间里。艺术家用上捡到的小石头,从右向左扔在黑色背景上,一名摄影师用高速摄像头记录了这次飞行,该摄像头每秒可捕获一万张图像。这就是为什么石头的移动如此缓慢并在扩大时显得巨大的原因。

  参展艺术家Alicja Kwade (阿丽莎柯维德)波兰裔籍当代艺术家Alicja Kwade 出生于1979年,毕业于艺术大学,现生活并工作于。2008年阿丽莎获得了欧洲最重要也是金最高的雕塑类项Piepenbrock雕塑 (Piepenbrock Prize for Sculpture),这使她开始获得来自全世界的关注。

  哪里有观众,他就会去哪里。这就是旅行于Jankowski生命的意义。在京都的时候,Jankowski抓住机会拜访了经营着“芭芭拉俱乐部 (BARBARA CLUB BIZARRE)”的Aska小姐。许多日本商人经常光顾这里。Jankowski认为日本的传统与他自己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所受到的有着相似之处,因此他拜托Aska也把他和他的旅行用具全部绑起来。

  Aska同意了他的要求,但前提是Jankowski需要像她的其他客人一样穿上西装。Jankowski接受了挑战。没过多久,他和他的行李被倒挂在天花板上,并随着柔和而欢快的钢琴声轻轻旋转。Jankowski把伴随他多年四处奔波的行李箱留给了Aska,Aska重新整理了箱子里的东西,并用作Kinbaku的一部分。

  ▲克里斯托弗鲁蒂曼,《扶手》,、施坦斯、苏黎世,2000/2001,装置(3个视频)每个视频1小时19分钟,(版次 1/1)

  在其系列作品「扶手」中,鲁蒂曼在苏黎世、迪拜、、首尔或维也纳等不同城市的不同地点拿着手持摄像机以手沿着栏杆、墙边、窗台等轨道推动,透过此一快速前进而无休止地移动的过程,鲁蒂曼在不同的城市地图上进行绘图(drawing)。

  而透过观看,观众被放置到艺术家创作运动能量的最前端,在第一现场其城市绘图的發生,并以全新的方式和角度去观看或许从未留意过的城市风景,并体验艺术家鲁蒂曼“drawing” 的创作过程。观者视觉随着摄像机的前进运行在轨道运动的最前端,如同一只笔的尖端,与艺术家共同绘制出城市的地景风貌。透过在不同城市间的拍摄,艺术家鲁蒂曼也跨越了边境,作品「扶手」成为连结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轨迹线条。

  ▲乌拉冯勃兰登堡,《大街》,2013,高清影像、黑白、有声,1120”,图片由柯芮斯画廊提供

  乌拉冯勃兰登堡在影片中塑造了一个由白帆布构成的虚构村庄群落,以完整未剪辑长镜头拍摄视角将摄影机为另一位“旁观者”,观察着众多演员的表演。“他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并尝试理解其中的那些看起来陌生、奇异的事件及行动。他就像是穿越了时间一样,但我们又不能确认当地究竟属于什么时间语境,众多事件构成的序列中也没有真实的时间发展过程。”

  ▲杨福东,《的彼岸-线,双联,左:彩色喷墨打印,5毫米透光度5%双面镀膜镜面玻璃 右:丙烯绘于黑白喷墨打印照片,3.5毫米85%透光度超白玻璃,铝板装裱,不锈钢烤漆黑框

  《的彼岸-真理之敌》是哲学家尼采经典语录中极具对立与辩证的两句陈述。杨福东将二者合二为一作为其最新系列的作品标题。摘选出的语录有序地与最新创作的黑色玻璃下不可见的摄影并置,形成了模糊与鲜明的视觉观感。照片本身具有的清晰画面在黑玻璃的掩映下若隐若现,而观者的倒影成为了叙事最重要的旁白。每张被干扰的摄影在现代时态下与古代背景交织呈现。与此对应的尼采语录,从不同维度映射出对“人性、、社会”等多个主题的探讨。

  ▲李维伊,《窗外是弗洛伦萨,桌上是死》,2019,收藏级数码打印,200×550cm

  李维伊出生于1987年,2009年毕业于同济大学,2012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耶鲁大学平面设计专业,2015年至今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攻读设计工程学博士学位。李维伊通常采用解密式的祛魅的方式,她更倾向于一站式的明确表达,但是仔细观察她的思维径时不难发现,李维伊的表达当中其实经常将各个文化领域平行,充分平衡他们之间的相互作用,艺术史从来没有被的看待,因此她的作品虽然看似直接了当,但是却能认知和审美之间的感性冲突,责疑和重建已有的感性联系,激发出一种不常见的审美观看体验。

  李怒2020年新作品《NEWS》持续表达了他对社会大下的普遍知、以及个体的情绪波动和群体在宏观社会变革中的状态。他通过装置艺术、当代雕塑以及实验影像等多重手段与虚构、再现与抽象之间的界限来探索和实践当代艺术的语言。李怒的作品有着强烈的扩张力和穿透力,既观念又感官,既直白又隐晦,既诗性又现实,并具有某种隐喻的、尖锐的、幽默的、诗性的和戏剧性特质。他的作品通常是复杂的,并且包含着多重含义。

  大学中国文学系副教授Paola Iovene如此评价封岩的作品“古都恢宏的遗迹讲述着一个关于衰亡的故事,提供着再度崛起的想象。封岩刻意避开遗迹所蕴含的式的宏大,从而回避了对于地位和的旧思新梦。”

  封岩1963年出生于西安。1989年毕业于电影学院摄影系。旅居纽约多年,现居及。

  ▲志村姐弟,《踪迹-:华尔街》,2019,环氧聚酯纤维,瓷釉,特殊光学,丙烯,木,铁,122 × 85 × 70 cm

  邻家小妹让我欲罢不能

  艺术家SHIMURAbros由姐姐Yuka(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和弟弟Kentaro(毕业于东京工艺大学影像学科)组成。SHIMURAbros以制作各种复合元素的雕塑,立体装置及前卫电影闻名,于追求一种新的影像表达方式。

  这一组名为《轨迹》的摄影雕塑系列作品,其通过谷歌街景地图扫描特定区域的道(华尔街),再加入几道缺口位于街景道上的模糊线条(实际不存在于面)。将这些沥青截面与其上错误折痕用特殊技术浇铸出来(制作过程中线条会随之褶皱变形),就变成为一件横跨影像/物品分界线的实体。在如今过于依赖现代化程序的生活中,作者旨在示意其中的漏洞。但不同于更趋向趣味性的发现价值与创造。将一些原本只存在于虚拟世界中的视觉概念与带入现实引起关注。

  金鹰美术馆带来了特别项目企划:没有爆米花:当电影成为素材(No Popcorn: Cinema-Sourced Imagery)。其中参展艺术家包括,管玉、何子彦、李青、刘诗园、刘卫、石玩玩、陶辉。

  对于艺术家而言,电影提供了完美的图像和无穷大的世界。电影的内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逻辑和信息链,是一个自洽的世界。艺术家在借用电影图像时,他(她)既可以作为创作者,也是一个观看者,“电影”是艺术家出离和复返自己作品的途径。

  1934至1942年,庄学本在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等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了近十年的考察。在这期间,庄学本拍摄了万余张照片,撰写了近百万字的调查报告、游记以及日记。当时激励庄学本进行这项艰作的目的是:为战火中的国家抢救和保存宝贵的人类学资料,同时也为国家抵御外侮、西部开发提供了第一手的考察资料。这些文本除日记以及少数调查报告手稿外,大部分在《良友》画报、《中华》画报、《申报》《西南边疆》《康导月刊》等报刊以及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上海时代书局刊发与出版。

  张文心的《内存腐蚀》探讨内存与记忆的关系。作者将自己于过往旅程中拍摄的照片作为贴图,于3D软件中对其中场景进行还原式建模,并使虚拟人在其中穿行、饮酒、睡眠、游泳以及飞行,从而将时间的体验挪移在虚构的人物身上。

  “摄影只是我对社会问题关注的一个介入和表达中介,如何达至所谓普世关怀才是重点。我选择摄影这种语言媒介,有许多客观的因素,时代的、机遇的、工作原因等等,但肯定也因为这个媒介适合我,如果说它是我肌体的延生,也一点不过分。”儿在1980年代拍摄了一系列黑白都市影像,将自己的身体介入到正开始城市化的广州街头,他的影像极富张力,将之初中国南方都市的演变展现在粗粝锐利的摄影中。

  王绍强从东方哲学的角度出发,糅合中国水墨“渗透”的特性,将国家的象征符号浓缩成简洁的色块和图形,突出“差异共生”的。借用中国宣纸所具有的“渗透”与“融合”的特征,达到艺术形式和表现上的“和平”。用包容和理解来消解世界存在的各种矛盾与纷争,承认多元、承认差异是谓“共生”。展开“当代”和“观念”在形式上的图像叙述,通过介质上的和,达到“复式”的冥想。

  在《我的太阳》中,贫瘠的景观和冉冉升起的太阳,无处不在地渗透着一代人的记忆。影片中的人物暗示着某种追求梦想的典型形象:他们试图捕捉那个作为成功关键的虚幻的太阳,渴望着能看到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的东西,太阳随着固有的轨道运动,只留下一片荒凉而无止境的景观。整个影片渗透着一种忧郁的气氛,同时隐喻了他们的某种宿命和从未实现的愿望。

  影像在陈晓云这里表现为一个个封闭场景里的孤立动作,影像的长度也与这些动作持续的时间相关,这使得他的作品表现出一种事件性的特征,而强烈的光影对比与仪式化的表演又给作品增加了象征主义戏剧的色彩。

  在整个摄影的系统中,照片的物质存在似乎一直被当作一直默认设置,似乎它们只是图像的承载物。但蔡东东近期的作品中,照片自身的价值被呈现出来,他把废弃的照片当作现成品来使用,他不仅是使用作为图像的照片,更是使用作为一张张纸质实物的照片,它们可以被弯曲、折叠、刮擦、穿刺、切割与编织。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原本不起眼的图像在硬件基础的层面上被修改与重组,重新获得了意义。

  在今天的艺术实践中,语言的边界是随着创作而扩大的,在影像艺术中更是如此。比如在蔡东东这里,照片纸张、装裱方法、展示方式等原本依附性的因素被推到了前台,反而从一个意想不到的层面改变了我们对摄影的认知。

  施政的作品“”通过巨幅的空间影像和震撼的声⾳效果得以完整呈现,不止造景,更意在造境。观者⾯对作品时,近似⾃然⼜超越现实的景象更倾向于使人产⽣陌⽣感,这种置身此地却⽆法真正沉浸其中的观感也正是作者所期望的。

  ▲郑曦然,《某物在想你》,无限实时模拟系统,2015,余德耀基金会收藏,图片由艺术家及伦敦柯芮斯画廊提供

  以余德耀先生“收而不藏”的为旨,余德耀基金会致力于将余先生的收藏分享给更多的人,使“艺术走入生活”的同时,进一步深化文化的交流。

  此次选择的参展作品“某物在想你”由艺术家郑曦然创作而成,隶属于余先生收藏脉络中的一个重要板块“聚焦未来”,即对新兴艺术家的扶持与关怀。作为一个诞生于2015年的应用程序,该作品通过对算法与人类认知的融合,为观众具像了普特南的“缸中之脑”,诗意地延展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图灵著名的思想实验。

  此次藏品的选择出于对本次博览会“迭代”与“双轨并行”两个关键词的思索,意图展现人类与技术博弈的过程中,技术、艺术与意识各自的迭代,以及它们是如何为我们交错出了一条直指未来的无尽通。

  NAFI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创立于2019年,是南京国际艺术季的参展项目,始终贯彻“守住高端惠及百姓赋能城市”的旨,致力打造城市文化主题IP,构筑一个专业的艺术交流平台。作为国内第一家聚焦影像艺术的博览会,NAFI汇集了来自全球的画廊与机构,展品形式涵盖影像、摄影、装置、油画、雕塑、设计、潮流制作等,呈现不同语境下当代艺术的面貌。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美国艺术家艾达·艾波布鲁格(Ida Applebroog)从未停止对人类行为的思辨,她的创作媒介不断挑战着艺术的边界,探讨着、性别、与性征等相互联系的主题。

  交响乐是随着16、17世纪声乐与器乐的发展而形成的。这一源自欧洲的音乐形式随近代社会变革生根华夏,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

  你是否到过阿那亚,走进过阿那亚艺术中心?看那秦皇岛海边的新,荒诞时代下的新。或许你该在那里看一看2020最后一次落日和2021的第一抹赤红。

  近日,“碰撞交融生长——第二届国际艺术高峰论坛暨中国近现代艺术名家作品展”于798艺术区举办。

  基金会成立于2019年,空间选址在西岸艺岛Art Tower,面积超过682平方米,展厅共有两个,其中一个用于展示国际女性艺术家作品。

  2020年11月10日至14日,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的第一阶段“湿运行”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正式启动。

  NGV馆(联邦广场)将于11月23日开馆。届时还会有三大新展进行展出:“命运” DESTINY)、“提维” (TIWI) 和“伊凡·杜兰特:障碍画 (Ivan Durrant: Barrier Draw)。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